上周,当AD Camille在日内瓦被实施安乐死之后,网络上就掀起了一连串的讨论。当马的腿部受伤时,为什么要实施安乐死呢,现在是时候来总结下这个问题了。在野外,马的腿部受伤之后,它很快就会成为捕食者的猎物。而当运动场上的马受伤之后,由于治疗成本、恢复所需的时间、马的身体结构和行为等等各种问题,大部分情况下都无法痊愈,完全恢复也要取决于伤势的严重性。 若伤势较轻,比如说只是局部的骨折,或者马匹还非常年轻,能完全恢复健康的几率就比较大。相对而言,小马驹会恢复得更快更好,因为它们的骨骼仍在发育,身体也比较轻。 非完全骨折,即骨头在压力下出现裂缝,但未完全断裂,这种情况下,马匹的恢复也相对容易。此类伤多发生于表演类的马匹上,较易恢复健康,可以继续参加表演。 完全骨折就是骨头完全断裂,这通常发生在突然的创伤性事故中,例如当一匹赛马跌倒或绊倒,或马相互踢对方,导致粉碎性骨折。刺破皮肤的骨头会沾满尘土或者草,致使伤口严重感染。 由于各种原因,这类骨折很难治愈,通常来讲,对马匹是致命的。万一发生了严重骨折的情况,马匹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被实施安乐死,因为根本没有治疗方案(例如Eight Belles双腿的球关节和炮骨都粉碎性骨折)。

  • 马腿天生不适合治疗

马匹体格庞大、体重较重,但腿脚却显得较小,每条腿大约要支撑250磅的重量。当一条腿受伤时,其他腿很难支撑其身体的重量。即使修复手术十分成功,其他三条腿很有可能患上蹄叶炎或者脓肿,因为它们承受着比以前更多的重量(这就是Barbaro成功手术后八个月就死亡的原因)。 马匹的膝关节或跗关节之下没有肌肉,一旦受伤,很难恢复正常的血流量,伤口愈合中容易出现并发症。马匹的大骨头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愈合,刺破皮肤的骨头常会沾上尘土、草或者排泄物,大大增加了伤口感染的风险。

  • 马不喜欢静养

马是非常活跃的动物,他们天生注定要奔跑猎食,或者在赛道中一展雄姿,喜欢运动。防止马匹在养伤中二次受伤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它们可以踩自己、 变得非常兴奋、尝试左右移动,或只是厌倦了待在马厩里,试着出去。 也有很多马根本不会配合治疗程序,Ruffian的腿伤治疗手术非常成功,但它不停地乱动,最终使自己严重受伤,不得不被执行安乐死。10岁的Nureyev摔断腿的时候还能自由地在马场上散步,因为它没有被绑上吊带,而且在马厩中休息的非常好。 曾经的赛马 Alydar在15岁的时候摔断了腿,手术后两天它再次骨折受伤,不得不被实施安乐死。

  • 它们不能用吊带吗?

吊带用于帮助承担重量,但它们并不适合长期使用,会造成压疮和不适等症状。受伤的腿需要一定的重量来帮助恢复,以保证在痊愈之后可以正常支持马身体的重量。其他三条腿可能患上蹄叶炎或者脓肿,马匹自己也很可能反对使用吊带,在挣扎中再次受伤。

  • 疼痛管理

腿部骨折会带来很多痛苦,可以用药物来缓解,但如果药物使用的太少,马匹还是会感到很煎熬,如果药物用的足够多,它们会觉得很舒服,希望能继续奔跑。马匹在使用止痛药时,若来回挪动,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二次伤害。

  • 开支巨大,兽医不足

选择治疗是十分昂贵的,普通的马主人无法负担马匹康复过程中所需的上千美元的花费,也不能提供足够的关心和照料。当你听说有马匹正在进行恢复治疗,通常来说都是特别昂贵的赛马,而非一般的赛马或者骑马。虽然有成功痊愈的案例,但那毕竟是少数。 当Barbaro摔伤它的后腿(20多处骨折),他的主人不惜一切代价去挽救他:手术植入钢板、特质的马匹泳池、全天候的照料和疼痛管理,这仅仅是恢复治疗的一部分。他们能够提供最好的呵护,但也一直在与脓肿、蹄叶炎作斗争,最终在初次手术八个月之后,它还是被实施了安乐死。 就算马主人有经济能力让支持恢复治疗,但能处理这种情况的兽医和恢复器材却十分匮乏。尽管赛马身边有兽医及其他专业人士,能给恢复带来益处,但很少有马主人住在能处理此类情况的兽医和恢复器材的附近。

  • 安乐死

马匹受伤后承受的痛苦,以及困在有限的空间中恢复健康所需要的大量时间,在很多人看来是极不人道的。 就像Barbaro一样,它受伤的腿在接受恢复治疗,与此同时,其他腿患上了蹄叶炎和脓肿之类的并发症。 通常,最人道的办法就是对摔断腿的马匹实施安乐死,有些时候,这是唯一的选择,尤其是伤势非常严重,或者多条腿同时受伤时(就像Eight Belles当时的情况)。 极少数情况下,马匹在骨折之后可以痊愈。虽然有成功痊愈的案例,但那毕竟是个例。腿部受伤之后,马匹能否恢复健康,取决于伤势的严重程度、马匹自身的态度、马主人的经济能力以及马匹的身体状况。